導演:以撒 所拉得夫Isaac Solotaroff / 美國 /2005 /56分鐘 /紀錄片




如果我的眼睛有一天能夠再看見,

我想到拉不拉措湖去,

傳說在那座湖,

你可以看見,你的前世與來生。


在要接受白內障手術的這天,
一家老小全家連同兒孫,陪著老父遠從老家放牧的山谷來到醫院,
大家臉上都堆滿燦爛笑容,興致高昂得就像是要參加慶典一樣,
一邊聽著老父細數著:
「我最開心的就是擁有這4個孩子啊~,
  不過我卻看不見他們了,這讓我感到很悲傷。」
從她們滿心開懷的笑容,可以感受到大家都很開心著老爸可以重新恢復視力著呢 : )。




失明在過去的西藏是不可醫治的,
由於地處於高地更為接近著陽光輻射的照射,
也因此西藏當地居民的眼疾以及失明的發生率,
比起其他地區更是高上許多,白內障眼盲者甚至居於世界之冠。
而外科手術的以及其他先進的醫療技術,
在這幾年西藏視覺計畫醫療團隊帶入之前更是沒有的,
也因此一旦失明後,當地居民終生便要陷入永生的黑暗。








眼科醫師Marc Lieberman,
帶著醫療設備跟團隊們前前後後花費多年多趟進入西藏各地,
希望能為這邊的居民們,除了一時能夠給予醫治白內障以外,
更希望能培育當地的醫師以及帶入正確觀念的管理制度,讓當地的眼疾治療能夠真正紮根。

不過醫師也不是神人
來自高地各地的患者們,不光只是白內障患者而已,
在有限的設備限制下,
醫師常常也遭遇最害怕但也最心痛的情況,就是要講出那句:
「我醫治不了你的眼睛......」

這天的早上在團隊臨走前,
醫生還幫白內障患者們做著最後的複診,
看他近比2根指頭,遠比5根指頭,好確認他的病人們都有恢復視力,
感謝著團隊的居民們也從不吝嗇給予他們最誠心的祝福及感謝,
白色絲巾堆滿著醫生的脖子上,滿溢出來差點要掩蓋過他的頭頂上去了阿。




曾經我以為我這輩子再也看不到山谷, 
看不到草地,
看不到我的牛羊,
現在我可以再次看見太陽,甚至是看見影子。


一直到影片結束的座談會時,
心中仍然一直迴繞著拉桑以及許多當地居民的身影,
許多人平時修佛只是修在嘴上,而做出來的行為依然是暴力傷害殘酷可笑,
所謂的因果輪迴業報障孽時時掛嘴上又有何用呢?





Visioning Tibet

http://www.visioningtibet.com/

http://www.tibetvisionproject.org/

創作者介紹

CHIM's diary

chim12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呆夢
  • ........白內障嗎

    這篇讓我感觸很深
  • CC快哭了!
  • 當看見此刻的悲傷,是否發現自己非常幸福。
  • 是阿~

    chim1237 於 2007/11/23 21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