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大雨的早晨母上送我們到隔壁的車站搭車,
一邊拖著才剛出發就覺得沉重的行李箱,
一邊望向滴滴答答大雨中母上撐著傘的背影,
才剛要上車就有點依依不捨的氣氛呢:)?

在車站終於見到了阿姨(其實是阿媽等級)口中的阿孫
站在眼前的,
是個頭戴棒球帽,
身著剪裁流利牛仔褲的,
......成年精壯男子._.。

嗯......,
老實說這可是個跟我想像中是完全不一樣的人

我原本可以為這個阿孫,
大概會是個20出頭的大男孩等級(?),
結果.......
根本就是完全不同年齡等級的人,
更應該說是我太小看阿媽等級的外甥這樣?



往中正機場的客運很快就來了,
正當坐定位開車之際,
母上這時卻突然衝上門口來,
一邊晃動著手中的東西,
一邊大聲呼喚著名子著......

其實
我看不清楚那是什麼的?
只能一味害羞又故作鎮定著揮揮手說不需要;
這時隔壁地陌生阿桑說著那是手電筒著,
不過剛剛出門的時候母上有帶手電筒嗎?
還是後來老爸從後頭追上來拿來車站的呢?
我離車窗好遠著,看不見你們的樣子,
羞澀的情緒還緊黏住我,
只能在腦海中想像你們站在月台上的樣子。


三小時的飛機行程遠比想像中的還久,
算一算已經是連續熬了好幾夜沒好好睡覺,
這會兒一上飛機沉睡而去的效果煞是奇好,
這樣也好,等待是很讓人感到暴躁的。

4月天的日本還很涼著,
用更明確的解釋法叫做:
早晚溫差奇大。
才一出機場大門強風陣陣就刮得3個人直嚷冷,
不過這應該只適套用從台灣來的我們而已吧:),
門口一群哈菸的年輕日本人男女可都身穿薄衫小外套而已,
看來明顯地都很經過鍛鍊的XD。
不過我總是想不透,
有時候看到雜誌上,
就算是夏日著日本人也有穿著多層次打扮,
這些人是忍耐力太夠?還是身體構造真的不一樣= =?

阿姨的兒子已經在外頭等待著要接我們,
跟纖瘦的阿姨完全不一樣的兒子,
很有份量的好大一隻,
從神情跟談吐可以感覺得出來是很溫柔的人。

我很喜歡聽著他跟兩個小女兒之間的對話,
不像台灣有些父母跟兒女之間的對話是很命令式、警告式的,
或是很縱容白痴地讓人感到火大;
父親真切的細語關愛以及小女兒們不做作的撒嬌,
彷彿是棉花糖一樣輕飄飄甜在心頭,
伴隨著這家人的幸福、夕陽以及華麗的河濱公路夜景,
到達川口的阿姨家已經是快兩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。

沒想到行李箱的重量是到達日本以後的第一個考驗XD。

望著延伸而上的樓梯,
想到沿路光是用拉得就快手軟的行李箱,
只能硬著嘴硬著頭皮想辦法扛上4樓去。

 

然後
也不知道到了3樓沒有,
耗盡氣力的手腳已經無視了大腦的指揮,
看來還是終究得要請求別人幫忙:(?

近了房門,
整個人還處於發愣狀態,
快手腳的阿姨已經把和室拉門裝上隔成了一間房間給我,
原本已經打好心理準備要在客廳打地舖渡過每一日;
這般突來的豪華待遇讓人憶起北海道某一日:

那是可以望見洞爺湖的美麗景緻,
有著迷濛的雪以及潑墨雲氣交織的北國窗畫;
打開湛黑衣櫃朱紅紙鶴端坐在沉穩碇籃的浴衣之上;
和洋混搭的房內,鼻息間滿是撲鼻的新綠塌塌米氣息。

 

晚餐是7-11,
日本的便利商店好吃又多樣性選擇,
也難怪人們會依賴的:p;
邊吃著三明治突然體會到青木由香說道日本人的牙齒很脆弱,
跟近期台灣小7也同樣推出的火腿起士三明治相比,
2者外在神似內在卻是大不相同。
日本的吐司特別軟薄,生火腿生菜也比較嫩脆,
不論是食材口感味道都是截然不同的新體驗。

原本以為今晚就這樣結束了,
不過陸續到訪的阿姨姊妹們,
此起彼落的招呼聲,可將氣氛吵得可熱著呢~。
隔著紙拉門,
我翻出了所有的家當準備起明日的行程,
而外頭歡樂的方城夜戰才正要開始:)。

完全不知道明天會是怎樣的開始呢?
今晚就先從塌塌米上棉被開始日本之旅吧:)。

chim12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